您的位置: 太仓信息网 > 娱乐

玄门诡医 第八十九章 遭遇围攻(为金尤尤加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4:39:16

玄门诡医 第八十九章 遭遇围攻(为金尤尤加更)

唐玦不敢多看,转身就跑,不过刚才说话那个黑衣人身手极好,一个空翻便跃到了她前面,横刀拦住了她的去路:“把解药交出来!”

“好,给你!”唐玦一扬手,又是一把粉末撒出去,不过这种出其不意的招数可一不可再,黑衣人怎么可能再让她得逞?一个侧滑,不但避开了那些粉末,手中的弯刀也向着唐玦细嫩的脖子招呼过来。

唐玦侧身避开,抬脚向他小腹踢去,那人刀刃下压,一动不动地等着唐玦自己踢到刀口上,这一脚要是踢实了,唐玦纵然不被削掉一条腿,也非受重伤不可。唐玦慌忙变招,改踢为勾,脚尖轻轻在他手肘上点了一下,那人不料她变招如此刁钻,认穴又极准,大意之下被点在了肘弯处的麻穴上,顿时整条手臂都酸麻难当,手中的刀差点便脱落了。

唐玦这一招全靠巧劲和出其不意,但是看在这男人眼里却十分新奇和富有挑战性,只见他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脸上,俊秀的眉毛挑了挑,冲着唐玦勾了勾手指:“很好!再来!”

唐玦心中暗暗叫苦,口中叫道:“不来了!”拔腿就跑。

不过这男人怎么会让唐玦一个小丫头跑了?身形一展,如大鹏展翅一般向唐玦扑去。同时,他的同伴里有人打出三枚透骨钉。

唐玦本来就是使诈,跑了两步便折向左,这是奇门遁甲里面的步法。

唐玦的师父“鬼医圣手”苏风吟,学贯古今,奇门遁甲、九宫八卦、医卜星相无所不通,但是唐玦入门晚,又因身体不好。好些东西只学到一点皮毛,还有好多则是无法涉猎,她学得最好的便是医术,可谓是尽得老爷子真传。老爷子曾说,现在已经是末法时代了,很多东西都已经用不着了,唯有医术。什么时候都有人生病。女孩子学点医术将来也能安身立命。

是以,唐玦的奇门遁甲学得并不好,她这一跑。本来是给自己留了后路的,却不想身后打出三枚透骨钉的人手法颇为高明,三枚钉同时打出,却分别袭向三个不同的方位。将她所有的退路瞬间封死了,跟当初春海三箭射山魈中的巨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她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。拼命往前面跑。

不料身后赶到的男人弯刀一撩,瞬间击落了两枚钉,唐玦心中不解,这人干嘛要帮自己呢?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她刚好趁机避开第三枚钉,折身向左,但是等在她面前的却仍旧是那柄雪亮的弯刀。

她险些又自己撞在刀口上!

妹!唐玦心里十万头草泥马怒吼着狂奔而过。

于是想也不想。故技重施,又是一把药粉撒出。

那男人侧身让过。见她黔驴技穷了,嗤笑了一声:“美人,你就没有新花招了么?”

唐玦见他此时也不逼着自己交出灵蛊什么的了,反而像是猫抓老鼠一般戏耍起自己来,心头不由放松了一些,索性不跑了,俏生生地站在那儿,一副任君宰割得样子。

那男人瞧得有趣,说道:“你知道逃是逃不出去的,只要你乖乖地交出解药来,我或许会考虑放你回去。”

那两人都被同伴搀扶着,一人眼睛红红的睁不开,还直流眼泪,一人却不住的打喷嚏,害得搀扶着他的那个人也被传染了,不停打喷嚏。

唐玦见了忍不住就笑了出来。

那个一直追着她打的男人看见她这样笑,不知为什么眉眼中也带了几分笑意,语气便没有那么冰冷了:“识相一点,交出解药。”

唐玦眉眼弯弯的,俱是笑意:“难道阁下认为辣椒粉和胡椒粉也需要解药吗?”她一面娇笑不已一面说,“失误失误,下次不会这样了。”想起她刚才慌忙之中捡了洒落在地上的药粉包子,胡乱塞在口袋里,却想不到里面竟然还夹杂了辣椒粉和胡椒粉。

男人听她这样说,顿时松了口气,语气又缓了几分:“真是淘气!”竟然还带着些宠溺的味道。

唐玦听着不由一阵恶寒,她可不准备跟这些黑衣人攀亲带故,况且还是准备抓她去威胁熊老太太的,现在熊老太太可也是她师父。

恰巧这时听见好多杂沓的脚步声往这边而来,唐玦想也不想,便扯着嗓子高喊:“救命!救命

玄门诡医  第八十九章 遭遇围攻(为金尤尤加更)

!”

男人吓了一跳,猛然欺身上来捂住她的嘴巴。

这一次离得近,唐玦猛然扣上他手腕,手中的药粉便向他鼻端扬去。她本以为这次能够得逞,却不想那边的黑衣人眼见同伴有危险,又是三枚透骨钉打出来,半途分作三股,直袭她的眉心、心脏和小腹。

男人手起刀落,却只来得及打落一枚透骨钉连忙抱着唐玦卧倒在地,却仍然听到一声利器入肉的声音。

唐玦疼得一声闷哼,胸前衣襟却已被血染红了一大片。

男人大怒:“谁让你发的暗器?”

那发透骨钉的人救了他反而落不到个好,心中十分恼怒,跺了跺脚道:“难道我救你就错了?”声音细嫩,却是个女的。

“多事!”男人冷声道:“解药呢?”

那女人气结,怒道:“邬寒,你个*狼!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了,要救她,你自己去救吧!”她恨恨地抛下这句话,转身便跑开了。

“阿丝娜!阿丝娜……”邬寒连叫了两声,那个阿丝娜却是睬也不睬。

唐玦心口中了透骨钉,疼得厉害,想不到这透骨钉上的毒竟然会让人的疼痛增加几倍,她脑子里迅速过虑着各种增加疼痛的药物,却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配方,能够令人这样疼得几乎忍不住。

但是在听到“邬寒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她不由一愣,竟然忘了要用灵气去梳理伤口了。她记得那天晚上陷入迷阵,做了一个梦,梦中出现了一个男人叫邬俊。邬俊是当时的老族长的儿子,这个邬寒又是什么人?难道是邬俊的儿子?

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唐玦咬着牙,抬手用力去拔胸前的透骨钉,邬寒吓了一跳,赶紧拦着她:“别拔,拔了你会流血不止而死的。”

他这样一说,唐玦心里倒是有了底,能够让人疼痛成几倍增加,又会令伤口不易愈合的毒药,无非只有那几种,给她一些时间还是能够研制出解药的。不过现在她只能调了灵气去滋养伤口。

脚步声逐渐接近,还有好多人高呼着“救火”,想来是去山上寻找灵瑶的人回来了。

邬寒一把抱起唐玦,低声道:“忍着点,我带你去拿解药!”

唐玦闭着眼睛,脸色煞白,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。她现在根本无法分神跟邬寒讲话,这毒药太霸道了,估计这疼痛都赶上分娩了。

猛然听见后面传来一阵枪声,几个黑衣人中枪倒地,邬寒抱着唐玦向一颗树上跃去,他本来功夫极好,不过现在抱了一个人,动作自然就慢了,就这么缓了不到一秒,一颗子弹呼啸而来,一下子射进了他的肩胛骨。

“嗯——”邬寒闷哼一声,抱在他怀中的唐玦猛地往下滑落。

“喂——”邬寒一把抓住她的手,双脚倒勾在树杆上:“抓紧了,我拉你上来!”

唐玦吃力道:“你放开我,自己走吧!”

“不行!你的伤没有解药会死的!”邬寒满头汗,他的黑色遮面巾已经在刚才剧烈的动作下掉落了,露出一张俊脸来。

唐玦仰头看着他,果然跟梦中那个邬俊有五六分相似。

这时五六个手持微冲的特种兵已经来到树下,龙腾排众而出,以手枪指着邬寒的头,冷声道:“你是自己下来,还是我将你打下来?”

唐玦再次开口:“放开我,我让他们放你走!”

邬寒沉思片刻,便做出决定:“等着,我会给你拿解药来的!”

唐玦看着下面龙腾道:“龙腾,我受了伤,你接住我!不要开枪,让他走!”

龙腾道:“好!”他将枪别了回去,张开双臂,等着唐玦落下来。

邬寒突然道:“都把枪放下,退后五步,不然我就杀了她!”他一伸手,从背上抽出了那把弯刀,对着唐玦的脖子比划了一下。

龙腾瞳孔一缩,低声吩咐:“按照他的话做!”

几个人虽然不甘,但是首长命令怎敢不从,于是只得放下枪,退后五步站立。

“好了,现在可以放人了吧?”龙腾冷眼瞪着邬寒。

邬寒却也不怕他,如炬的目光回瞪了过来。陡然抓着唐玦的手指一松,人已跟着一翻身跃了上去。

众人怕误伤唐玦,等到唐玦安全落进龙腾怀里才敢拾起枪来开枪,这个时候邬寒早已经去得远了。

龙腾见唐玦伤在心脏的位置,吓得脸都白了,连声问:“小玦,你怎么样了?要不要紧?”

唐玦心里也是一阵后怕,因为这枚透骨钉除了能带给人几倍的疼痛和伤口不能愈合之外,就是它非常的长,她干才灵气检查之下,发现再多两毫米就要刺破心脏了。而且麻烦的是现在绿芽不在,灵气治疗的效果十分慢。这透骨钉暂时又不能拔,这样离心脏这样近,实在是危险。未完待续

ps:感谢金尤尤宝贝打赏的桃花扇。本书打赏加更原则:桃花扇以上加更一章,和氏璧以上加更两章,灵宠缘加更三章!

...

菏泽妇科医院哪家好
菏泽好的妇科医院
菏泽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菏泽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菏泽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