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太仓信息网 > 娱乐

猎国 第三十章【一丝悸动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48:51

猎国 第三十章【一丝悸动】

第三十章【一丝悸动】

夏亚疼得脸上眼睛鼻子嘴巴挤成一团,赶紧用力按住伤口,狠狠哆嗦了好一会儿方才喘过起来,顾不得计较自己初吻的事情了,瞪眼大骂道:“你想弄死我吗!!”

可怜虫大怒,心想这土鳖占了自己好大便宜,居然还敢如此喝骂自己,怒道:“你这混蛋,刚才……”

“闭嘴!”夏亚脸色巨变,用力咬了咬牙:“刚才什么都没发生!你最好赶快忘记吧!你,你可不许说出去,不然的话老子以后都别做人了!”

说着,他环顾四周,看见了畏畏缩缩坐在一角的地精王妃,面露杀气:“还有你!你也不许说出去!”

地精王妃闻言赶紧畏惧的点头。

可怜虫险些没气晕过去!

自己被这个土鳖占了便宜,都已经太没天理了!这个混蛋却居然好像他吃了很大亏一样?!

.

有了这么一个插曲,两人都扭过了头去不理睬对方了。

夏亚自己扯了块布,勉强将伤口包了一下,然后抱着脑袋坐在那儿开始发愁。

夏亚大爷愁从何来?

废话,能不愁么?

他现在冷静下来,很悲愤的发现了一个事实,就是……他夏亚大爷再一次变成了穷光蛋了。

刚才这一番逃跑,夏亚大爷算是把刚刚积攒下来的那些家当又丢了个干净了!那个装了他全部家当的大包袱压根就没有来得及带来!

见鬼,该死!那里面还有几十个金币呢!!

还有自己的战斧,盾牌,都毁掉了。

甚至连那张嗜血狂狼的狼皮都没有能留下!!

现在夏亚重新恢复到了刚刚离开野火镇的时候,不,甚至比那个时候还不如,那个时候,至少他手里还有一把烂斧头,可现在,就剩下一把火叉了。

嗯……嗯?!!

火叉!!

他捡起可怜虫丢在脚下的火叉,捧在手里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这把烂火叉上满是多年熏陶出来的黑色的炭灰,那厚厚的一层只怕刮都刮不干净,黑黢黢的,一点光泽都没有。

这玩意儿自己从记事开始就在用啊,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,想来多半是老家伙从前丢进炉膛里的吧,夏亚也从来没有发现它的神奇之处,平日里不过就是拿着它叉个煤球或者翻翻木炭之类的。

至于它的锋利……你会没事闲着无聊拿着你们家里的火叉去砍菜刀做试验么?

忙了一阵子,夏亚心中的气消了点儿,看了看可怜虫,才想起了心中的一些疑惑来,咳嗽了一声:“喂,那个,你,我有事情问你。”

可怜虫板着脸转过身来:“什么!”

夏亚叹了口气,表情有些深邃的样子:“喂……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这些追杀我们的家伙好像和你有关系吧!之前那个骑马的家伙就问过我有没有遇到其他的人类,而且……我注意到,你看到他们就像是见鬼了一样哦!”

可怜虫神色一变,她知道隐瞒不过去,而且刚才自己逃跑的时候,对方已经看见了自己,那么就必然不肯放弃的,沉着脸点了点头:“不错……他们的确是来找我的。这些人,应该都是我叔叔派来的

。”

“你叔叔?”夏亚皱眉,盯着可怜虫:“难道这些人是来营救你的?”可随后他自己就先摇头:“不像!你好像很怕被他们找到一样。”

可怜虫抿了抿嘴,终于还是低声说了出来:“你不用猜了,他们,应该是奉命来……杀我的!!”

夏亚瞪圆了眼珠子,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可怜虫一会儿,可怜虫被他看得心中不安,暗中叹了口气,正犹豫,如果这个土鳖追问起来,自己究竟要不要和他说真话,现在看情况,自己也唯一只有依靠他的保护了……

她的神色有些悲伤:“这件事情原本是一件秘密,我家族之中的丑闻……”

不等她继续说下去,夏亚却忽然哈哈大笑了两声,拦住了她的话头,用力拍了拍可怜虫的肩膀,差点没把她拍得肩膀脱臼:“哈哈!这么说来,我岂不是又救了你一次?!喂,可怜虫,看来你家里很有钱啊,居然能雇得起这么厉害的杀手呢。如果有命回去,你可要支付我一大笔保护费哦!”

可怜虫张了张嘴,有些吃惊的盯着夏亚,终于忍不住低声道:“你,你就不想问问我……”

“没必要问。”夏亚一摆手,他的脸色沉静了下来,淡淡道:“知道了又怎么样,对我们现在的困境有改善么?有命活着回去再说其他的话吧!”

他的表情沉稳了不到片刻,然后陡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在可怜虫的肩膀上,心中恶寒,赶紧收回了手,全身都哆嗦了一下。

不敢再看可怜虫,生怕又引发自己回想起刚才的“惨剧”,夏亚看了看四周:“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吧,那些家伙看来不会轻易罢休的,嗯,我们……”

“到了现在这个样子,你还是想去找那条龙么?”可怜虫皱眉,有些担忧的样子:“就算你找到了龙的宝藏,被这些人盯住了,你也没办法将宝藏背回来吧。”

夏亚重重出了口气,哼了一声:“没选择。那些家伙在南边,我们现在回头只能是自投罗,也只能往北走了。”

随即夏亚拿着火叉,看了看对面的峭壁,夏亚捏着火叉比划了两下,往后退了一步,飞身朝着前面跳了出去。

他的力气也实在吓人,这一步跳出,居然有数米之高,扑到了峭壁上,一声低吼,火叉狠狠的插进了峭壁里!这火叉切如石头,居然如切豆腐一般!

有了火叉为立足点,夏亚腾出一只手来,将身上的腰带上缠绕的一卷绳子抛了过去:抓着绳子,我拉着你们上去。

这家伙的体质简直如同怪兽一般,受了几处伤还有如此精力。

用绳子将可怜虫和地精拽上来之后,将绳子缠在自己的腰上系紧,腾出手来,将插在峭壁上的火叉来回切了几下,切出了一个缺口,将手插进去死死扣住,再把火叉拔出来,努力往上一挺,刺进了头顶上方的位置。

用这样的法子来回几次,终于拉着可怜虫和地精王妃上了爬上了数十米的峭壁。

夏亚累得坐在地上喘气,肩膀上的伤口又流出了鲜血来,将衣服都染红了。

可怜虫看得心中不忍:“你的伤口在流血……”

夏亚疼得哼了两声,没好气道:“废话,你挨一下也会流血。只是这里找不到药,妈的……”

提到药,可怜虫眼睛一亮,她立刻坐了下去,飞快脱掉自己的靴子将脚露了出来。

她的脚上的伤口,还有今天早上换上的新药,此刻条件有限,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,伸手从自己的伤口上刮下了一点残药来。

夏亚一看就怒了:“喂!你的臭脚用过的,居然让我抹在伤口上?”

可怜虫气得险些流出眼泪来,却咬了咬嘴唇:“你爱用不用,不用疼死你算了!”

夏亚终究是在野外生存习惯了的,知道这种伤如果不即使治疗,光是流血都能把人流死掉,纵然自己体质强悍,可是毕竟现在危机四伏,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。

接下来继续赶路,只是夏亚受伤,扛不动可怜虫了,结果……奥克斯就倒了大霉。

它被迫背着比自己身高高上一大截的可怜虫,蹒跚跟在了夏亚的身后。

一行人不敢在沿着河畔走,一路往东走了半天,直到傍晚的时候才转向朝北。

知道了追兵随时会找到自己,自然就不敢宿营了,而是连夜赶路。

三个人没了食物,又累又饿,又怕夜晚会暴露自己的方位,不敢生火,走了大半夜的路,除了夏亚还能坚持之外,可怜虫和奥克斯都有些经受不住了。

尤其是可怜虫,昨天在水里泡了一下,这个时候又是冬天,晚上寒风一吹,早上的时候就看见她脸色发青,伏在奥克斯的背上牙齿格格打架。

夏亚看在眼里,心中也是有些担心。天亮的时候,大家终于坐下休息,地精王妃的一双小细腿早已经打晃了,扑通坐倒之后就再也站不起来。

夏亚勉强提着精神,在四周搜寻了一会儿,翻开了一块石头后,欢呼了一声,拔出火叉在地上奋力的挖起土来。

片刻之后,夏亚跑了回来,一双大手里捧着一大团细细红红的仿佛鱼卵一样的东西。

可怜虫已经冻得有些神志不清,就看见夏亚的手伸到了面前,低头看了一眼夏亚手里的东西:“什么?”

“吃下去!”夏亚不由分说,直接捏住了可怜虫的下巴,逼她张开嘴将一团东西塞了进去。

那东西入口,细细酥酥,略微有那么一点酸酸的感觉,口干居然不错,可怜虫吃了两口,肚子里有了食物,顿时精神一振,感觉到腹中也有了一丝暖意,抬头看了看这个土鳖,眼睛里有些感激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夏亚舔了舔舌头,看了看手里——那东西就一小团,可怜虫一个人就全部吃光了。

“赤蚁的卵。”夏亚淡淡道:“这东西很不错的,吃了能抵饱,而且赤蚁性燥,卵可以去寒的。你一会儿就会发一身汗,就舒服多了。”

可怜虫还想说什么,却忽然看见夏亚的喉头动了动,仿佛在吞口水,一眼看见这个土鳖的手里空空,心中立刻若有所悟,原本人在虚弱的时候就脆弱,此刻更是心头一软,那肚子里赤蚁卵带来的暖意,也不知道怎么的,居然就连着心都热了起来,怔怔的看着这个土鳖,居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休息到了太阳出来的时候,一行人才继续上路,可怜虫果然出了一身汗之后,精神恢复了一些,只是却不知道怎么的,沉默了下去,不再和夏亚说话,仿佛连和这只土鳖斗嘴的兴趣也没有了,只是偶尔眼神流转,却总是忍不住去看这个土鳖。

这个土鳖昂首挺胸走在最前面,早上清冷的晨风之中,夏亚呼吸喷出的热气飘散在空气里清晰可见,可怜虫看着夏亚雄壮宽阔的背影,看着看着,却不由得痴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【欧克欧克!我们的可怜虫,那颗处女之心也蠢蠢欲动了~

砸票鼓励一下吧~~】

`

荆州治疗睾丸炎费用
铜陵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巴中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荆州治疗睾丸炎医院
铜陵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